Sibel - 医者仁心(13) Tough Love (后爹的茶话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然而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低估人性中恶的程度。

      被柯羽放走的那个男人带着伤筋动骨的几个同伙回去后,向团伙的头目讲了情况。头目认为他们混了这么多年,头一次失了手,还这么难看,决定要从柯羽身上找补回来。

      并不难打听。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柯羽的诊所,并在周围盯了好几天梢。

      这一次他们的目的不是去诱拐阿may,而是想让他们死。

      柯羽开诊所的社区是年头比较久的社区,周围的邻居大多都互相认识,通常是很安全的,一般也没什么案件发生。所以诊所的大门也就是很普通的锁,用钥匙开的那种,一直也没换过。

      在诊所外盯梢的人很有耐心。他们远远地看着,柯羽和阿may送走最后一个病人,下班,整理好诊所里的事务,锁门,一起出去买东西,再一起回家,确定他们没有再出门。

      他们等到后半夜。街道上的商铺和居民楼里的灯光几乎全部暗下来,只有一盏路灯在路口。

      一辆车缓缓开过来,在柯羽诊所旁边停下。车上下来几个人,不费什么劲就撬开了锁。

      他们悄无声息地走进去,前面是药房和柯羽的办公室。老房子,装修也是老的,很多木质的家具。

      他们从车上提下几桶汽油,均匀地泼在地面和家具上。然后他们退到门外,一人掏出打火机,点燃。

      蓝色的火苗瞬间席卷了地面,顺着桌椅和柜子往上蔓延。

      一人把大门关上,拿出很粗的链子锁,从外面锁住。

      接着,他们跳上车,发动,很快就没了踪影。

      柯羽是被通过门缝涌入房间的烟雾和越来越高的温度惊醒的。房间里全是青色的烟雾,甚至让他的视线都有些模糊了。他使劲摇晃阿may,但她好像已经被熏得有些神志不清。

      他环顾四周,看见桌上有杯水,便拿过来,倒在一件衣服上,捂住阿may的口鼻,把她从床上抱起来,一脚踢开门。

      外面浓烟滚滚,火光熊熊。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他听见前面药房里橱柜玻璃爆裂的清脆声音。面前,所有的东西都在喷吐着火苗,他朝前跨出一步,裤脚便燃烧起来。

      他听见自己皮肉被燎烤的嘶嘶声。很疼。

      外面传来人的呼喊,快救火。他辨认出那个方向应该是窗户或者门口,用身体掩护着阿may快步走过去。

      窗户的玻璃都碎了,空气从外面灌进来,凉的,涌进他的鼻腔,让他稍微清醒了些。铝合金的窗框被烧得通红,他用胳膊挡住,托着阿may把她的身体送出去。

      浑身都是烧伤难忍的疼。火势越来越大,头发也被点着了,滚烫的混杂着药物燃烧之后的气体涌进他的肺部。他用力一推,阿may跌出窗外,但自己一阵目眩,倚着墙慢慢倒下去。

      有什么东西在他眼前坍塌。不过没关系,阿may起码应该没事了。他想。

      清凉的风拂在阿may的脸上,她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片开阔的区域,不远处的火光还在闪烁。头还很疼,鼻子里似乎还残存着烟雾的异味。有人在旁边说,“还好,她烟雾中毒不严重,醒了。”

      可是柯羽呢?柯羽在哪儿?

      她一个激灵,从地上爬起来,朝诊所冲去。

      几双手拽住她:“姑娘,你干什么?”

      阿may疯了一样地又踢又踹:“你们放开我!他还在里面啊……”

      急救人员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她摁住:“你不能进去!里面火势很大,危险!”

      阿may挣扎着,但他们没有松手,死死抓着她,不让她往火场里跑。她渐渐没劲了,软倒在地上,开始撕心裂肺地哭。

      突然有人捂住嘴惊叫:“啊!那是什么!……”

      一个身影从烧得已经扭曲的门楣下爬出来。浑身都是火,一点一点,在地上匍匐着,向他们的方向爬来。

      那几乎已经不能说是一个人形。每爬一步,身后都拖着暗红的痕迹。浑身焦黑,皮肉翻卷着。

      脸上的皮肤都粘连在一起,嘴唇却艰难地翕动着,好像在说什么。

      一个人终于反应过来:“快去救人啊!”

      柯羽被抬到担架上,手臂插了输液管。

      阿may跪在旁边,她能辨认出他嘶哑的嗓音,重复着她的名字。

      “may……”

      她轻声说:“我在,我在的。我没事……”

      她看着他。他脸上的皮肤全部粘连在一起,原本那双漂亮的灰绿眼睛,现在已经血肉模糊。

      他已经看不见了,只能凭声音辨别方向。

      一边的医生吼:“赶紧,抬起来,送医院!”

      阿may平静地拉住他:“别送了,没有用的。”

      医生怔住,他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他看见她俯下身,捡起一片碎玻璃,然后划开自己的手腕。很平静,似乎感觉不到痛,一下就切开了一道很深的口子,殷红的细流汩汩流下来。

      她走到担架旁边,把手腕凑到他的嘴唇上,温柔地凝视着他。

      血液流进他的嘴里。

      医生想要制止,阿may把玻璃片横在脖子上。

      “你不要管我们。”她说,“否则我现在就割颈动脉,死得更快。”

      那是医生这辈子看到过的最恐怖的场景。

      他看见,担架上柯羽的身体突然动了一下。起先像是抽搐,但随后,他坐了起来。被烧得焦黑的伤口和水泡流出了大量粘稠的液体,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愈合,露出了粉红的嫩肉。

      他捂住嘴,仍然抑制不住自己发颤的嗓音。那具身体回头看了他一眼,烧掉的眼眶中,一对充满血丝的眼球死死地盯着他,胸腔里发出沉闷的声音,像是野兽在嘶吼。

      阿may抱住那具身体,把脖子凑了上去,小声地安慰着它,像在哄婴儿一般。

      “嘘……不要看他们……”

      尖锐的牙齿刺进她颈部的皮肤。她感到自己的血液就像是被一台水泵飞快地抽取,从四肢、心脏流向颈部的伤口。随着血液的流失,她的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吃力,呼吸也越来越艰难。但她没有觉得疼,也没觉得害怕,一点也没有,就好像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事。

      天色突然变了。

      本是深蓝的夜空此刻蒙上了一层诡异的红色。月亮也变得猩红惨淡。

      不知从哪里来的雾,缓缓上升,越来越浓,从四面八方涌过来,银白色的,潮湿而冰冷,弥漫开来,遮蔽了楼房、街道、救护车、每一个人,还有拥着柯羽的阿may。

      待雾气散开时,两人不见了。只有地面上一块暗红色的血迹。

      人们报了案。但柯羽和阿may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查不到他们的行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