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el - 医者仁心(11) Tough Love (后爹的茶话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阿may买了一些新鲜食材,给李伯父提上楼。

      她敲门,等了一会儿,门才被打开。李伯父拄着拐杖,一手扶着门框,显得很吃力。

      她连忙扶着他坐到沙发上。

      “小梅子,要喝水就自己倒啊。”  自阿may小时候来到这里,李伯父就亲切地叫她小梅子。

      “没事的,我帮您把这针胰岛素打了吧。”   阿may轻轻把李伯父的上衣撩起一点,帮他皮下注射。

      “麻烦你和柯医生了。哎,以前我都是自己去拿药,现在老了,不中用了……”

      “哪儿的话,您这也不严重,好好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阿may麻利地打完针,顺便把给他买的蔬菜水果牛奶鸡蛋一样一样放在冰箱里,“给您买了些吃的,您要是特别不方便,就请个钟点工来家里做饭吧?我把社区的电话给您写一个,您可以打电话让他们帮您问问。”

      “小梅子真是,长大了。”李伯父坐在沙发上,颇有些感慨地说,“当年柯医生带你过来的时候,你还是个小不点呢。现在呀,你长大了,我们也都老了。只有柯医生好像还没怎么变,一直还都是那样。”

      阿may心里一震,勉强笑着回答:“您别这么说,您身体还硬朗着呢,怎么就老了。”

      李伯父点点头:“柯医生是好人,把你教育得也这么好。”

      阿may给李伯父抄了社区居委会的电话号码,下楼往回走。但越走,脚步越慢,李伯父的话还在她心里回响。

      你长大了,我们也都老了。只有柯医生好像还没怎么变,一直还都是那样。

      李伯父不知道的是,柯羽根本就不是人类。

      他的时间永远定格在年轻的那一刻。那么她和他,现在这样的状态,又能维持多久呢?

      她也会老的。

      想到自己有一天也将会是满脸皱纹,白发丛生,有一天终会离开这个世界,而他不会。他会一直年轻俊美,当初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亦如此。

      她不过是他生命中短暂一瞬的过客而已。

      意识到这个事实时,阿may感到一阵心痛。

      他甚至都可能等不到她的衰老,就会提前离她而去吧。否则,他们又将以什么样的名义去瞒过周围的人呢?

      她停下脚步,毅然决然地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柯羽从小婴儿的襁褓解开,拿出温度计看了看,烧终于退了。

      他坚持没有用大剂量的抗生素,怕对孩子的身体产生不良影响,而是先采用物理降温的方式。比较费时间,但还好,现在孩子睡得很甜。

      待母子俩离开,他看了看表,才注意到阿may已经出去很久了,却仍不见回来。

      天色已经不早,一种不祥的预感从他的心里升上来。他带上门,快步走出去。

      柯羽去李伯父家,却得知阿may早就走了。

      “怎么了?小梅子没回诊所?”

      “没有……没关系,您别着急,我就是过来问问您。她也可能是去找同学了,没跟我说。”

      柯羽嘴上在安慰李伯父,心里却已经明了一个事实。

      她走了。她到底还是要逃的。

      一缕若有若无的气息萦绕在李伯父的家里。

      那是她的气息。虽然很淡,但他能在无数种气味中瞬间分辨出来,绝不会认错。

      阿may来到了火车站。

      她不知道去哪里。但身上还有些钱,她想买一张能够买到的最远的车票,到地方以后再看接下来要去哪。

      如果可能,她想就去一个小镇吧。像小时候就计划好的,做一份工,挣点钱养活自己。

      其实她的生活本来就应该这样,不是吗。

      阿may摸摸口袋里的钱,排到售票窗口的队尾。

      火车站是个人员流动量非常大的地方,乞讨的,摆摊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一个没出过远门的女孩,长得又眉清目秀,就容易被暗处的眼睛盯上。

      她买了一张普快列车的票,目的地是武汉,但她买到中途的一个小站。那个站的名字对她来说很陌生。剩下一点钱,她想买些吃的带到火车上。毕竟这趟车二十多个小时。

      她去旁边的一家小店挑了两个面包和一只茶杯,准备去外面的茶水桶接点水喝。

      突然她的手被人拉住了。

      阿may一抬头,见面前站着一对男女,女的年纪大些,男的不到三十岁。拉她的是男人。

      男人开口:“对不起宝宝,我错了,你看妈和我都来找你了,你快回去吧。”

      阿may莫名其妙:“你说什么?”

      女的绕到她身后,搂住她的肩:“好了好了,小两口打架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生气打他骂他都行,离家出走就不对了。听话,跟妈回去,让他给你道歉。”

      两人的声音都很大,像是在说给周围人听的一样。

      阿may警觉不对。奋力想挣开:“你们干什么?别碰我!”

      但那一男一女已经左右两边拽住了她,拉着她往外走。辅路旁缓缓开来一辆车停下,像是黑出租。

      她挣扎着喊:“我不认识你们!放开!”

      正是傍晚,天色一点点暗下来。火车站的人们行色匆匆,很少有人注意到一边的街上发生的事情。有几个人回头看了看和他们撕扯的阿may,想着也许是夫妻吵架,漠然地继续朝前走。

      阿may见那辆车的车门打开,好像还有人要下车,知道再不反抗自己就没机会了。

      她低下头,在那个女人的胳膊上狠狠咬下去,瞬间见了血。女人捂着胳膊惨叫,拽着她的男人注意力被转移,手稍微松了一下,她顺势挣开拼命往远处跑去,一边跑一边喊救命。

      车上下来几个人,一起追上去。

      她听见身后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在街角她拽住一个行人求助,那人却一脸惊慌地把她甩开。

      头发被揪住,一个耳光抽上来。阿may摔倒在地上,眼冒金星。

      她听见有人在问:“干什么啊?”也听见一个男人声音回答,“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在外面勾搭男人,放着老公孩子都不管了,这是我们家里的事,你不要来参合。”

      有人拽着她的领子把她从地上拎起来。阿may头晕目眩,想推开他们,却没了力气。

      “救命……”   她喃喃地小声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