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el - 医者仁心(9) Tough Love (后爹的茶话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so  work  them  hard  'til  they  fall  in  line!

      所以把她们榨干,直到她们一丝力气都不剩

      there's  one  way  and  it's  only  mine!

      只有一条路  那就是我的路

      children  are  lazy!

      小孩们都是懒惰的

      spoiled  too!

      都给宠坏了

      but  we  know  what  to  do!

      但是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

      阿may以为柯羽会在自己身上再一次发泄欲望。她很怕,怕又被他折腾到浑身都是伤。

      还有第一次像是要把她自下而上撕开的痛楚。

      可是他没有。他只是……看着她在他手上一步步失控,被快感裹挟到顶点?

      这就足够了吗?

      但那也是阿may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高潮。

      那居然是如此美妙的事情。

      浑身过电一样,一层一层的鸡皮疙瘩,久久都消除不下去。

      “你……你能出去一下吗?”  她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我想去洗洗……”

      柯羽看着她的窘态,心情很好的样子,微微一笑。

      “嗯。你也累了,睡吧。”

      当房门上锁以后,阿may下床,拧开浴室的水龙头。

      身下的液体沾到了腿根,粘滑的触感。而仍然滚烫的皮肤仍然提醒着她,他留在她身上的爱抚和吻。

      阿may小时候过得很苦。在福利院长大,条件不好,吃穿都缺。资源总是有限的,孩子们便自发运用丛林法则,大孩子欺负小孩子。

      她小时候也受过不少欺负,挨过很多打。来自其他孩子的,来自保育员的。面对比自己强壮很多的对手,大多数的小孩选择的都是忍,但她不。即使打不过,也要对打。拳头和腿打不过就用指甲挠,用牙咬,总之就是要让欺负她的人也不好过。

      渐渐地,大家都觉得她是个刺头,也不敢去惹她了。

      她被几家人领养过。大概是运气不好吧,在这几家人她都不开心。有一家人生不出孩子,做小本生意,想要个女孩帮衬家里。但还是小豆丁时期的这个丫头就已经被他们骂“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养母嫌她不听话不好管,怎么打骂也驯顺不了,便把她退回福利院。

      另一家人也是,起初对她还好,第二年女主人居然怀孕了,生了个弟弟。之后她就碍眼了起来,做什么都是错的。

      她还小,不明白怎么一下子爸爸和妈妈就变了呢。

      第三家,当时和院长谈过,说是想要儿女双全。

      所谓的儿女双全,其实是变相地给他们智力障碍,生活不能自理的儿子找童养媳。

      那天养父母不在家,出门前嘱咐她给那个男孩做饭。他已经十五岁了,体重140多斤,高而且胖。

      做好了饭端给他的时候,他突然一把拽住她的手,往床上拉。

      阿may吓坏了,那时候她才八九岁,情急之下摔了碗,拿碎瓷片往他脸上划。

      两口子回家,看着捂着流血的脸嗷嗷叫唤的宝贝儿子,把她踹出门让她在外面的水泥地跪了一夜。

      第二天就把她送回了福利院,只是,换了一个性格更安静更内向的女孩领回了家。

      阿may不知道那个女孩的结局是什么样。

      她没再想过自己还能拥有一个家,只希望在福利院长大一些以后可以离开那里,去工厂做一份工,赚钱养活自己。

      之后她遇到了柯羽。

      她的经历,让她始终都很紧张,用一种强硬的,防御的态度去应对所有人,包括对柯羽也是如此,即使柯羽从不苛待她,她也没有想过要和他亲近。

      但是这几天发生的事,就像是两人之间微妙的平衡,被一场惊涛骇浪打得粉碎。

      她也大概猜到了他究竟是什么,但不敢相信世界上真有这样的生物存在。

      可是柯羽,他还想要什么呢?他之后要怎么处置她呢?

      阿may不能理解吸血鬼的逻辑。

      怎么处置她,柯羽也没有想好。

      或者说,在这个问题上他无法用人类的思维去处理。

      阿may就像他辛苦抓回的一只猎物,动物的本能是护食。所以他想把她就这么一直养在家里,锁起来,不让她逃走。

      晚上,他打开门,躺到她的身边。

      阿may已经朦朦胧胧地睡着了,感觉到床的侧边一沉,熟悉的古龙水味道,睁开眼。

      她看见,柯羽灰绿色的眸子在黑暗中仍然很亮,这就和人不一样,倒像是科普纪录片里的狼或是豹。

      “你关了我这么久,没人找过我么?”  她问。

      “我帮你请了病假。”

      “什么病?”

      “水痘。”

      阿may突然有点想笑,虽然觉得这种情绪在此刻不合适。

      柯羽埋在被子里,钻进去,握住她的脚踝把她的腿分开。

      她蹬了一下:“你别……”

      他并没有停下来。一只手熟练地在黑暗中脱掉她的底裤,紧接着她感觉到他的吻,在她瘦削的腰和胯骨上落下,一遍一遍。偶尔能感觉到他的牙齿在轻轻地咬,稍微有点刺痛,她小声抽气。

      他的手捏住她的臀部,托高。舌头直接了当地舔上她的小缝隙。

      上一次她的反应让他觉得满意,他就得寸进尺了起来。

      他知道,她在尽力地忍。大腿根的肌肉都绷紧了,微微颤抖。可他偏偏不喜欢她这么忍,像在和他较劲。

      闭合在一起的两片花瓣被舌尖碾弄着分开,露出里面温软柔嫩的花心。

      舌尖她凸起的小珠上打转,阿may感觉一股一股酸麻的痒,从脊椎下透到头顶,像一根羽毛在她的体内搔动,浅尝辄止地挑逗,却偏不让她到顶。

      一股股蜜汁从那处花心渗出来,由于润滑,舌头带来的刺激更加直接而强烈。

      “不要……求你了,不要……”  她的手指抓住他的肩膀,紧紧掐住,身体一下一下地抽动。

      柯羽的嘴唇吻上她的大腿内侧,带着几分她的湿润:“你不喜欢吗?”

      “……”

      他在黑暗中低低地笑了一声。

      阿may听见他在自己身下吮吻舔吸的水响,小核被舌尖拨弄的酸痒快感聚积在头顶,几乎要爆炸。

      “不要……不要……”

      呻吟冲破她咬住的嘴唇。

      “啊……”

      她下身的肌肉抽搐着,液体飚洒出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