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el - 医者仁心(8) Tough Love (后爹的茶话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柯羽重新盛了汤喂她时,阿may便也不再拒绝。

      因为不吃东西是真的难受。即使是死,她也不想死得那么萎靡不振。

      但好在柯羽那次是真的控制住了,没有让她伤筋动骨,所以好吃好喝地卧床静养一个星期,便也恢复了过来,甚至还比之前稍微长回点肉。

      他听她的,尽量不在她面前出现,除了给她送饭。

      只是房间会上锁。

      阿may那天觉得自己可以下床动一动,便去浴室洗澡。脱掉衣服,身上还有些淡淡的斑迹,但都已经不疼了。

      她的手伸向腿间,轻轻地摸了一下,好像,也不疼了。

      他带给她的伤害,就这么都不见踪影了?

      柯羽走在一条狭窄的小巷里。他晚上给阿may送了饭,把房间锁上,便出了门。

      太久没有补充血液,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也撑不住了。他专挑人口流动大,人员结构复杂的地方走。小偷,打劫的,能让他有个正当理由动手的都可以。

      由于长相,柯羽走在街上经常会被当成外国人,实在过于引人注目。再加上他本就是瘦高身材,容易被人认为很好欺负。

      这样很好,因为他就是希望遇到寻衅滋事的人,能够让他有正当的理由吃饱。

      拐过一个路口,身后有人影跟上来。柯羽也不着急,不紧不慢地走。

      几个人跟得越来越近,柯羽转过身。

      那几个混混看见柯羽正面,不仅没把他当回事,还下流地吹起了口哨。

      “小白脸自己一个人啊?在这周围当鸭子的吧?要不要哥哥陪陪?”

      “可不,最近上海外国人是越来越多了,估计是个毛子,来这边做做模特,顺便搞点皮肉生意。”

      “哎,你说,咱们说这些他听得懂吗?哈哈哈……”

      “你们要什么?”  柯羽问。

      “哎,他问咱们要什么呢。”  一个人嬉笑道。

      另一个人走上前,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把刀,刀尖抵上柯羽面颊。

      “要什么?把今晚卖屁股挣的钱拿出来,再给哥哥们口一管,就饶过你。”

      待柯羽从小巷里出来时,嘴角和手上都沾着淋漓的鲜血。已经很晚了,路上没有行人。

      除了身后那条小街上有几具尸体。

      他做得很隐蔽,考虑到不想让过分诡异的现象招来麻烦,他没有直接咬脖子,而是先折断他们的一条胳膊或是一条腿,再逼他们自己握着刀,划开对方的动脉,痛饮一顿。

      这样,现场就像是帮派寻仇,黑吃黑,没有第三方出现的痕迹。

      但他感觉不是很满意。虽然平息了难熬的饥饿,但他们的血液却索然无味。

      他走进一家公厕,拧开水龙头,仔仔细细地清洗,然后回家。

      他拿出钥匙,打开阿may房间的门。

      他想看看她睡了没有。

      阿may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听见开门的声音,扭过头看着他。

      “你……杀人了?”  她问。

      柯羽低下头,看见袖口上也有几点血迹。他明明已经很注意了,还是会被她发现。

      “嗯。”  他点头承认,“我很饿,但我总不能再吸你的血。”

      奇怪的是,他一走进房间,闻到她的气味,就会想再离她近一些。

      他在床边坐下来,感到她往旁边挪了挪。

      “你不用这样。”他艰难地开口,“我不会……”

      “你怎么保证你不会?”  她说。

      柯羽看着她。他突然觉得很委屈。

      如果当时他没有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抑制住自己的本能,她现在可能早就变成一具苍白的干尸,被他丢弃在河里或是荒郊。

      但她现在就像是浑身长了无形的刺。她也不会真刀真枪地反抗,但每个眼神每句话都在伤人。

      而他只是想离她近一些而已。

      阿may并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见他沉默了,鼓起勇气,试探着开口问:

      “你能不能,放我走?我会走得远远的,而且我发誓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

      柯羽看着她,突然笑了,笑得很嘲讽。

      “你又怎么保证你不会呢?”

      阿may愣住了。片刻,小声说:“说出去,我有什么好处?”

      “可能吧。”柯羽说,“但是,我不会冒这个险。”

      她是刚洗过澡吧。长发披散在肩上,干干净净的,还带着淡淡的香气。他有些忍不住,凑上去,吻上她的嘴唇。

      她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住了,本能地抗拒:“唔……”

      他一手扣住她的后脑,用舌头强行撬开她的口腔。细嫩的嘴唇和小舌头,温暖而柔软,同他纠缠在一起。她的气息如此甜美,和旁人的都不一样。他想起很多年以前的事情,想起圣彼得堡郊外的下午,金黄的阳光,牛奶,蜂蜜,浆果的味道,还有玛琳娜。

      他投入而贪婪地吻下去,好像一直都不够。

      另一只手滑进她的衣服领口,握住她一侧小巧的乳房,轻轻捻弄几下,她胸前的小豆子居然起了反应。再向下,她瘦削的腰和胯,然后是紧窄的双臀,腿间那处柔软的凹陷。

      柯羽的动作很轻柔。他完全陶醉在她的气息中,那样的气息,像是麻醉剂一样让他浑身都放松下来。

      他只想离她近一些,再近一些。

      他的手指按在那处凹陷,柔软的两瓣,轻轻分开,游移着抚弄着。

      阿may的身体颤了一下,又一下。“嗯……”

      “嘘……”  他一根手指按在她的嘴唇上,含住她微微发红的耳垂,指尖感觉到了一抹湿意,便轻轻浅浅地抽送,没入一个指节,再出来。

      他想让她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下来,因此这一切都做得格外有耐心,像拨动竖琴的弦,遵循着某种节奏,让她的身体共鸣。

      她的双腿分开了些,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柯羽低下头,她腿间的小花瓣被他抚弄得格外兴奋,微微张开着,色泽嫣红,闪着暧昧的水光,手指插进去便带出一丝晶莹的液体。

      “放松……”  他在她的头发和脖子上吻着,手上却加快了动作,在包裹着他手指的那条甬道里试探着揉按。

      触到一点,他感觉到她好像突然僵住一般,手指死死地抓住床单。

      “是这里吗?”  他在那个地方加重了几分力度。

      “唔…………”   阿may咬住嘴唇,“唔唔……不要……”

      柯羽却并没有停,手指快速地动作。

      “不要……不要……”   她的腰却在随着他的动作一下下往上抬,迎合着他的动作。

      “啊……啊!”

      一汪液体从她的身下流出来,甚至床单都湿了一小片。

      她无力地瘫软在他怀里,喘息着。

      柯羽很满意。

      他觉得,她终于不设防,也终于不再紧绷,不再像只刺猬似地对他,软绵绵地躺在他的手臂上,格外可爱。

      满屋子都是她的气味,浓得像酒。

      他在她的嘴唇上轻轻地啄一下。

      反正,他多的是时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