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el - 音乐之家(7) Tough Love (后爹的茶话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付迦越拉着陆凝的手腕,把她按在洗脸池边,打开水龙头。

      “把脸和手洗干净。”

      陆凝抽泣着弯下腰,去捧着水洗脸。因为太过激动,脖子和耳朵根都在泛红。裙子未及膝,弯腰的时候,浑圆的臀自然地耸起来,甚至能看到淡淡的内裤痕迹。

      付迦越看着她,觉得越发烦躁。虽然她是个小姑娘,她妈前凸后翘的身材却已经有了点雏形,胸是胸屁股是屁股,偏她还在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陆凝哭着,胡乱地抹了几下脸,想起身,手腕却被付迦越扭住,强行背在身后。

      一只手撩起她的裙摆,粗暴地揉捏着她的小屁股。

      陆凝被吓坏了,想要挣扎,却被付迦越死死按在洗脸台上。

      “你不是说今天要留堂点评试卷吗?”

      那只手分开她的双腿,隔着内裤按在腿间。

      “小小年纪,别的不学,学会撒谎了。”

      “还学会了什么?学会去勾引男同学?”

      他的动作很粗暴,原本是按揉大提琴琴弦的手指,却从她的内裤边缘伸了进去。

      而更让陆凝感到羞耻的是,

      她湿了。

      为什么会湿,她也不知道。

      他的手指伸进去搅和几下,带出了一丝粘稠晶莹的液体。

      付迦越抽出手指,嗤笑了一声。

      “我还真没说错。”

      “付……付老师,您别这样……”

      陆凝的手腕被付迦越攥得生疼,下身扭动着想躲开付迦越的动作。

      “你叫我付老师?”  付迦越一手覆上她小巧柔软的胸,“不是求我收留叫我爸爸的时候了?你躲什么?那天晚上自己玩得不是挺带劲的么?”

      陆凝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

      那是属于她的小秘密。但就这么被他不加遮掩地说了出来。

      “湿得这么快,是已经被别的男人玩过了?”付迦越的手掌加重了几分力度,拧在她的两朵蓓蕾上,一阵阵的刺疼。

      “没……没有……”陆凝慌乱地分辩。

      “没有?”

      一根手指刺进她又湿又滑的甬道,毫无阻碍。接着手指变成了两根,在她的体内抽送。

      陆凝难耐地呻吟出声。

      “没有?都能吃下这么多了,还说没有。”  付迦越惩罚性地又加了一根手指,少女柔软的内壁紧紧地吸附着三根指头,甚至能摸到里面的褶皱。

      “真的……真的没有……我……我是自己玩的……”  陆凝的眼泪流下来。

      被人逼问这么私密的事,还要解释。但她的下身被填得满满当当,是一个男人的手。

      和她当初性萌芽阶段自己好奇买的那些小玩具完全不一样。

      带着些力度的抽插,挤压着,偶尔顶在她身体的某个点,酸涨酥麻。

      “自己玩的?”付迦越冷哼一声,“才高二就把自己玩成这样,真是天生的骚货。”

      陆凝并没有过实质性的经验。虽然班上已经有好几对小情侣没事出去开个房什么的,这种事在学生家境优渥风气开放的私立学校并不罕见,但她其实对同龄的男生还没有产生过生理的冲动。

      包括韦澈,即使她还挺喜欢和他接触,但要说真的和韦澈上床,她并不愿意。

      她母亲的观念并不算保守,时不时也会带男朋友回家,始终都不避讳她。所以陆凝也过早地对这些事产生了好奇。

      她是在初中体会到了夹腿的感觉,再往后,会尝试用一些器具插入自己。第一次有一点疼,还流了一点血。但慢慢也就适应了。那些用零花钱买的小玩具被放在床底下的一个盒子里,偶尔会拿出来用一下。

      虽然如此,陆凝并不是太爱用小玩具,总感觉那样的高潮好像缺少点东西。

      但不知道为什么,被付迦越这么对待,她的身体并不抗拒。甚至,有意无意地,在迎合。

      付迦越看见她的腰身挺动,似乎还挺享受他的动作,把手指抽出来,上面满是淋漓的液体。

      他一手拽住她的头发,羞辱地把手上的液体蹭在她的脸上嘴角边,在她的脸上留下一道道湿痕。

      他解开裤链,昂扬的器官弹跳出来,尺寸不小。微微凸显着青筋。

      陆凝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干什么。她有些慌乱。即使自己已经尝试过被小玩具进入身体的感觉,但换成一个男人,会是什么感觉,她不知道。

      付迦越按着她跪倒在他脚边。

      那根壮硕凑到了她的嘴边。

      “舔。”他说。

      陆凝迟疑着,用嘴唇裹住付迦越的阳具。很热,带着点男人身体的气息。有一点腥。

      她没有给人口过,只能回忆着偷偷看过的小电影里的动作,轻轻地吮和舔,试探着深一点。

      付迦越看着她在他腿间小心地动作,一头黑发柔顺地垂下来。她的舌头动作很生涩,比起他上过的所有女人都差远了。

      但就是那么小心翼翼的生涩,却让他的下身受到了以前不曾有过的刺激。

      舌尖蜻蜓点水般蹭过,能感觉到她努力地不让牙齿碰到他,但偶尔还是会蹭到。麻酥酥的痒,让他在她的口中愈发膨胀。

      付迦越忍不住,一手固定住她的脑袋,在她的嘴里快速抽插起来。

      男人的力气很大,陆凝的口腔被硕大的阳具撑开,生生往里顶,本能地干呕想要吐出来,却挣脱不开,舌头在嘴里又推又挤,却给了他更大的快感。

      他闷哼一声,射在了陆凝嘴里。

      松开手,陆凝软倒在地。白浊的精液混合着口水从嘴角流下来,一片狼藉。

      陆凝的脸色通红,不住地咳嗽。满嘴都是付迦越的气味,温热的,有一点咸,有一点涩。

      付迦越整理好衣服,留下一句话:“去琴房找我。”

      陆凝看着他走出洗手间,下楼,才从地上爬起来,拧开水龙头,漱口,洗脸。

      腿间仍是黏糊糊的难受,她把衣服脱掉,走进浴室。热气腾腾的水流浇下来,她低头看看自己,白皙的皮肤上还留着付迦越捏拧玩弄的红印。

      手指伸进腿间,小心地清洗。她并没有得到释放,下身仍然由于兴奋而肿胀,热水流进那道缝隙也像是挑逗,令她更加难受。

      但她不敢耽搁太久,匆匆洗好,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去琴房找付迦越。

      陆凝走进琴房的时候,付迦越坐在一张高脚凳上,一手扶着一把琴,一手拿着软布细细擦拭。

      似乎在面对他那些藏品级的大提琴时,他才会显得格外温柔,微微低着头,整张脸都柔和下来。

      和半个小时前的他相比,似乎换了个人。变回了儒雅的大师,甚至陆凝都怀疑刚才的事情是否真实发生,还是自己做了场梦?

      陆凝站在门口,不太确定是否要走进去。

      付迦越抬头看见她:“进来。”

      陆凝走到他面前。他从书架抽出一本谱子:“今天该上新课了吧。把这个156条试着拉一下。”

      陆凝接过谱子,摆好姿势。之前没有练过这首曲子,所以稍微有些生疏。

      付迦越专注地听着,用笔在一些出问题的小节上做了记号。待陆凝把整首曲子拉完,他逐一给她讲。

      还是和平时差不多的语气。就好像他和她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那,我回房间去自己练。”陆凝站起身,小声说。

      即使他表现得一如往常,她也还是觉得和他共处一室会很尴尬。

      付迦越看了她一眼,突然问:“你想不想试一下我这把琴?”

      陆凝一愣。他的那些琴都是大师琴,动辄上百万,她从来没想过去碰。估计付迦越也会觉得她不配。

      “我可以试吗?”她问。

      “可以试试音色。”

      陆凝扶住那把琴,在椅子上坐下。小心翼翼,如果弄坏一点儿付迦越会把她赶出家门。她毫不怀疑。

      “那,什么曲子呢?”

      “你想拉什么都可以。”

      陆凝想了想,还是拉了巴赫的g大调无伴奏的一小段。这是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曲子。

      付迦越留神听着,听完之后点评一句:“还不错。”

      陆凝怀疑自己有点斯德哥尔摩,付迦越就这么淡淡一句,她竟突然觉得挺开心。

      “我去练琴。”她说。

      “去吧。”  付迦越点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