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el - 音乐之家(5) Tough Love (后爹的茶话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would  i  ship  her  off  to  school?

      我该送她去学校吗?

      no!  i  told  her  if  she  stayed  that  she'd  have  to  earn  her  keep  and  so  she  became  the  maid.

      当然不  我告诉她  如果她想留下  就得自己挣钱  于是她变成了女仆

      she  was  lazy!  she  was  crazy!

      她很懒  她很疯

      she  was  talking  to  the  mice!

      她曾和老鼠们说话

      she  was  hopelessly  naive  so  she  had  to  pay  the  price.

      她天真的无药可救  所以她的付出代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付迦越带陆凝用最快的速度把两人的东西打了包,然后回了他自己的家。

      彻底搬出了陆芸的别墅。

      因为他看过了,别墅的物权在盛达集团名下。他不想去打官司争。自己不想争,也懒得给陆凝争。

      就让那两家子人狗咬狗去好了。他带着陆凝落个自由清静就行。

      陆凝站在付迦越家的客厅里,惊得合不拢嘴。

      她知道付迦越也不缺钱,但也没想到他会这么有钱。

      付迦越有好几把收藏品级别的大提琴,妥善陈列在一整面墙做出的柜子里。

      付迦越见她这样,淡淡地说:“我也没什么钱。钱都拿来买琴了。”

      陆凝抬起头:“王家还会来找我吗?”

      付迦越说:“你未成年,我作为继父,是你的合法监护人。他们来找你也不怕。”

      陆凝便点了点头,很放心的样子。

      付迦越招呼她坐下,从衣袋里拿出个信封。

      “倒是你,我们来好好谈谈你的问题。”

      信封里是陆凝的期末成绩单。付迦越在信箱里无意中找到的。

      陆凝读文科班,六门课里也只有两门及格。

      “你之前是不是觉得,反正家里有钱,你妈给你留了嫁妆,就算听你妈的安排嫁进王家,他们顾忌你家的地位也不敢把你怎么样,就不用好好学了?”

      付迦越一针见血。

      陆凝翻翻眼皮,看看成绩单,看看他,默默点了点头:“我妈说会送我出国读书。”

      “现在你也看见了,我没资格和你弟弟还有王家争财产。”付迦越说,“你呢,看着也是个万事没操心过,烂泥糊不上墙的傻白甜货色。指望你自己从他们那抢钱更是不可能了。所以你现在怎么办?”

      陆凝急了:“可你……”

      “我?”付迦越嗤笑一声,“我被你叫了那么久的付老师,今天为了脱身你才叫我一声爸爸。我为什么要管你?”

      陆凝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之前付迦越在家里和她不算亲近,但对她至少也温和。

      但现在的他,就像彻底变了个人。

      付迦越叹口气:“我和你们老师打电话聊过了,你这成绩,也真不是读书的料。不如专心踏实练琴吧。文化课糊弄糊弄,好歹能上个音乐学院。”

      陆凝沉默。

      她想反驳付迦越,但找不出理由来反驳。

      “上一次课是什么时候来着?”  付迦越说,“几天不摸琴,估计音阶都不会了吧。”

      陆凝张张嘴,到底是什么都没说,她默默回到房间,练琴。

      之前陆凝学琴,不过是在衣食无忧的生活里培养个爱好而已。所以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即使有付迦越这样的大师指点,敷衍了事的时候也不少。

      但现在不同了。现在付迦越要求她把大提琴当做专业来学,要在半年时间达到突破,去艺考。她之前那几年的基础,现在什么也不是。陆凝快十八岁的人,第一次体会到那些从小就被严格要求的琴童是什么感受。

      每天起码六小时的练琴时间,而且,付迦越不允许她练琴的书房关门。练琴的时候,他时不时地会上楼检查。

      背对房门拉琴的陆凝发呆或是走神的时候,经常就会肩膀上被重重拍一下。

      如果付迦越要出门,也不是问题。书房里安了监控。

      那次陆凝以为付迦越晚上不在家自己就可以不练琴,终于能够玩玩手机,结果刚玩了五分钟付迦越就打了电话过来。

      久而久之,陆凝甚至觉得学习文化课,在写字台前做卷子都成了一种享受。起码可以捏着笔假装思考地合理开小差,翻动书页时也可以让酸疼的手指稍微休息休息,还可以逃避一下付迦越的监视。

      如果说她之前对家庭教师付迦越还有些萌动的暧昧情愫,有那么点邪恶的小幻想,现在付迦越在她心里真和那些苛待继女的后爹也没什么两样。

      无论他多年轻多帅。

      加上每天苦修般的练琴,陆凝觉得自己宛如一个尼姑,很久都没有过生理需求了。

      但也可能是练琴起到的反作用力,下一次月考成绩出来,陆凝居然在年级的排名上升了几十位。

      付迦越扫了眼成绩单:“还行,文化课够分数线了。今天开始练波帕尔吧。”

      陆凝看着那张被他瞥了眼就随意扔在桌上的成绩单,其实她挺希望他能夸她几句。

      因为那毕竟也是她自己努力的结果。

      可是他不会在乎的。

      过年了。陆凝的学校放了寒假。然而对她来说,这个假期和平时也没什么区别。仍然是在书房练琴,而且由于不用上学,每天练琴的时间从六小时延长到了九小时。

      大年三十那天,陆凝在书房拉着练习曲。

      冬天,天黑得早。一朵烟花突然在远处的空中升起,红绿相间的颜色,像是给春节拉开了帷幕。

      陆凝看呆了。真美。

      她手上的动作滞了滞,突然肩上被什么东西狠狠抽了一下,尖锐的疼。

      她条件反射地弓起身子,背上又挨了一下。

      回头,是付迦越站在她身后。手上拿着一把琴弓。

      “拇指的横向移位我前几次课就一直在和你强调。你现在处理的这叫什么?”

      “还有泛音,泛音在哪儿?我听不见。”

      陆凝的泪水唰地涌上来。

      今天是过年啊。

      陆芸去世以后她第一次过年。没有亲人。

      还要被他这么刻薄。

      她抓起乐谱摔在地上:“我不练了!”

      付迦越弯腰捡起乐谱,拍了拍上面的灰,放在谱架上。

      然后他笑了笑:“可以啊。你有什么谋生的手段,现在就可以出去工作。也早点把在我这里的吃穿用度的费用还给我。”

      “你……”

      “我的大师课一堂多少钱,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加上生活费,你算算帐,看每个月该还我多少。”

      “我凭什么要还你?”

      付迦越好整以暇地看着陆凝:“我凭什么要白白养着你?”

      陆凝的脸涨得通红,这种养尊处优惯了的女孩子,其实是不会吵架的。付迦越看着她,倒也没有生气,就是觉得好笑。感觉,像是戏耍一只可怜的小动物。

      他把乐谱翻到陆凝刚才练的那一页:“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的资源,不可能白给一个非亲非故的人。你与其在这儿跟我耍大小姐脾气,不如想一想怎么提升你在我这里的价值。”

      陆凝含着眼泪,把歪在一边的琴扶正。

      付迦越看看表:“再练两个小时,下楼吃饭。”

      其实付迦越还是预订了一家高档中餐厅的年夜饭。做好了送到家里来。

      菜品不算多,但每样都算得上精致。

      陆凝下楼的时候,付迦越坐在餐桌旁等她,甚至给她盛了碗汤。

      她捧着热乎乎的瓷碗,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敢看他。

      见她迟迟不动筷子,付迦越揶揄她:“因为我刚才说你,饭都不敢吃了?”

      她赌气地看向他:“我以后都会还给你。”

      “好啊。我等着。”付迦越一笑,眼睛在暖色的灯光下闪亮。

      这大概是这么久以来付迦越头一次对她有点笑脸。他本就浓眉秀目,眉眼舒展开来着实迷人。

      陆凝心想,不知道他的下一任女友会是谁。但这样的皮囊,绝对不缺优质的女人往他身上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