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el - 音乐之家(3) Tough Love (后爹的茶话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onto  marriage  number  two

      所以第二次结婚

      i  knew  what  i  had  to  do

      我知道我必须要怎么做

      and  my  poor  wife  fell  ill  in  a  year  or  two

      我可怜的妻子  在两年内病死

      solved  problem  number  one  now  to  problem  number  two

      第一个问题解决了  现在看向第二个问题

      her  doe-eyed  little  girl  with  【gentle  point  of  view】

      那个她经常用温柔的眼神看着的小女孩”

      付迦越觉得自己和陆芸的关系是简单的。没有金钱纠缠,完全是肉体上的互相取悦。陆芸年轻时是个美人,花在身上保养的大价钱也颇有成效,一身皮肤光滑细腻,在床上也很放得开。只要他们都在家,就一定会要。

      她要,付迦越就给。中年熟妇的身体,像完全成熟的桃子。丰腴洁白的美臀高高翘起,露出中间一线颜色略深的紫红肉缝。插进去,没动几下便桃汁喷溅。

      作为一个母亲,她似乎从来不避讳陆凝。倒是陆凝偶尔撞见他们相互搂抱着走出房间,或是穿着浴袍躺在阳台上喝酒吸烟的时候,会红着脸快步走开。

      付迦越和陆凝的关系,似乎也并没有因为和她母亲的婚姻而作出什么改变。陆凝上的是很贵的私立高中,一天大半时间也不在家,晚上会回来吃饭,饭后写作业,练琴。

      练琴的时候,付迦越坐在一边给她指点。

      他们的关系,就好像还是老师和学生。陆凝习惯性地会叫他老师,似乎根本不把他当继父。

      陆芸倒是说过一次:“这丫头,怎么没个规矩。”

      付迦越笑了笑:“我比陆凝也大不了很多,一时改口她也不习惯。就由着她喜欢,爱怎么称呼怎么称呼吧。”

      陆芸听见他不介意,倒也不再提起。

      时间久了,偶尔他也会好奇一下陆芸和陆凝的母女关系。在外人面前,陆芸对陆凝关怀备至,母女之间温情脉脉,但是在家里表现得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陆芸的确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给了陆凝最好的条件。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教育,但,属于她们之间的感情互动似乎少得过分了些。

      至少和付迦越的母亲完全不一样。

      付迦越的母亲虽然没什么钱,穷困潦倒,但给他的,都是实打实的,沉甸甸的,毫无保留的。

      哪怕要忍受他父亲的脏话满口和拳脚相加。

      但是付迦越也不会去多问,那是她们陆家的事,与他无关。

      陆凝虽然眉眼很像刘笑,但相处得久了会发现,她和刘笑的性格截然不同。

      刘笑家里是衣食无忧的中产阶层,家里就一个独女,宠成掌上明珠。

      而陆凝的气质,却无时无刻不带着几分压抑。

      那是个周末的下午,付迦越应央音之邀去做一个讲座。中途休息时他接到了陆芸的电话。

      “你在干嘛?”

      大厅里还有不少没有离席的听众,有些嘈杂。付迦越一手捂住手机,压低声音:“我在工作。”

      “今天是陆凝的生日,你能不能晚上回去陪她过一下?”

      “哦?”付迦越感到有些意外。一般陆芸也不让他去管陆凝的事,今天是头一遭。

      “我今天在上海呢,回不去了。”陆芸说,“这孩子性格又内向,过生日也不跟同学一起玩玩。我让阿姨订了蛋糕,做些她爱吃的菜,你帮我回去看看她。”

      “好。”

      陆芸在电话那头响亮地亲一下:“爱你。挂啦。”

      讲座结束,付迦越开车回家,路上他考虑考虑,去了商场。他觉得毕竟是陆凝的生日,他就这么空着手出现在她面前,也不像话。

      他也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喜欢什么。在商场里溜达了一圈,买了只一人高的毛绒玩具熊,塞在后备箱里,带回去。

      回到家里,看得出阿姨也是花心思布置了一番。灯光被调成温馨的暖橘色,餐厅里装饰了鲜花。白色亚麻桌布上整整齐齐摆着精致的菜肴,中间一只蛋糕。

      陆凝穿着一条象牙白的裙子坐在餐桌旁边,见他回家,乖巧地叫他:“付老师。”

      付迦越点头:“嗯。”

      陆凝的目光落在他手里那只巨大的礼品盒上。

      付迦越递给她:“生日快乐。”

      陆凝拆开丝带,打开盒盖,抱出那只巨大的绒毛玩具熊。她把它搂在怀里:“谢谢付老师。”

      “那就,吃饭吧?”说实话,付迦越并不是太习惯这样的家庭氛围。

      陆凝摇摇头:“我没胃口。”

      也罢,付迦越想,吃不吃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他讲了一下午,倒是觉得口干舌燥,便倒了杯气泡酒,和陆凝面前的杯子碰一下,自己喝下去。

      陆凝看着她:“我妈今天不回来。”

      “嗯。她说要在上海开会,赶不回来。”

      陆凝笑了:“才不是。她要在上海陪弟弟。”

      付迦越抬头:“你还有个弟弟?”

      陆凝点点头:“是啊。她之前和情人生的。那个男的好像在上海做风投。我弟弟也上初中了。”

      不知道为什么,付迦越觉得陆凝的眼中有一丝幸灾乐祸,好像在嘲讽他不是陆芸的唯一,占着丈夫的名分,却没能让陆芸对他死心塌地。

      但是他真的无所谓。和陆芸结婚又不是不体面的事,再加上这段婚姻还直接和间接地给他带来了很多资源。

      陆芸活也不错。这就够了。

      另外,他也很难否认,还有那么一点原因是因为陆凝。他对她,其实是有一种所谓的补偿情结。

      但他成功地把那种情结带来的冲动压制住了。自己心里那些阴暗的小角落,总不能听之任之。

      付迦越也不想多做评价陆家的家事:“好吧。”

      陆凝又说:“我妈说,让我大学毕业就嫁人。”

      坐在陆凝对面,付迦越可以看到她圆润的小下巴,裸露的脖子和锁骨,还有纤细修长的手指:“哦,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陆凝摇摇头:“我能怎么想?反正我妈的公司、资产都是留给我弟弟的。她早先就说过了,给我一套房,一辆车做陪嫁。”

      她端起自己面前那杯气泡酒,一仰头喝下去:“我妈挺恨我爸的,连带着也没那么喜欢我。我知道的。弟弟是她跟自己选择的男人生的,做了精心准备,这才是她最爱的亲人。”

      付迦越觉得陆凝不太能喝酒。因为一杯低度酒下去她居然就脸红,而且从脸红到耳朵根,红到脖子,连带着眼眶也红润润水汪汪的。

      陆凝说:“她都给我物色好了。我未来的老公就是她董事会大股东的儿子。”

      付迦越问:“你喜欢他吗?”

      陆凝摇头:“丑逼。”

      逼这个字,从陆凝这样的小姑娘嘴里说出来,倒是非常震撼。

      付迦越才知道,原来这样家庭的小姑娘,也是会说脏话的。

      他拿走陆凝手边的酒瓶:“你别喝了。”

      陆凝抢回来:“你管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