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el - 音乐之家(2) Tough Love (后爹的茶话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那天,刘笑神神秘秘地拉着付迦越去商场。

      干嘛啊。他有些好笑。

      捯饬捯饬你啊。刘笑认真地给他挑着衣服,这周末去见我爸妈吧。

      付迦越心里一震。他低声说,我怕我不招你爸妈喜欢呢。

      怎么可能。她看着他乐,过来,看这件衬衣怎么样。

      付迦越提着水果登了刘笑家的门。她家毗邻二环,一套三居室,装潢雅致。

      刘父刘母泡了好茶,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等着他。

      付迦越那时年轻诚恳,没什么心眼,别人问他什么他答什么。刘家父母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刘母站起身,走进厨房,说,阿姨,中午简单做点就成,小付不在家吃饭了。

      刘父的态度稍微温和些,略显为难地斟酌着说,小付啊,我们也不是嫌贫爱富。只是我和你阿姨就这么一个女儿,你们家这个条件……让我们怎么放心把笑笑交给你啊?

      付迦越有些着急,说,伯父,请您相信我,我会尽我所能给笑笑一个幸福美满的生活。

      刘母听见他这么说,从厨房走出来,嗤笑一声:  你拿什么给?

      付迦越看向刘笑,她脸涨得通红,埋着头,一语不发。

      那次尴尬的会面之后,刘笑再也不提两人之间的事。付迦越约她,她也总是找借口推脱不见。他心里早该清楚是怎么回事,却死揪着最后的一点执拗不愿接受。

      直到他看见刘笑和她班上的另一个男生有说有笑地挽着手走在校园里。

      他想上去质问,但最终还是作罢。

      问又有什么意义?

      那几个月的时间,他没白天没黑夜地泡在琴房。久经训练的人本不应再受伤,但他的手指却被磨得破皮出血,缠上厚厚的纱布。

      毕业前夕,他申到了柯蒂斯音乐学院的全奖,去了美国。

      付迦越再回国时,三十来岁的年纪,已是全世界屈指可数的青年优秀音乐家之一。名和利,早已不在话下。

      而刘笑毕业就结了婚,和她的老公用家里的启动资金开办了一所声乐培训学校,生活无忧,却早已泯然众人。

      所有的媒体都很好奇,如此俊朗多金的音乐家,怎能不传出一点儿绯闻?甚至会有好事的八卦质疑付迦越的性取向。

      而付迦越是在一场私人音乐会上看见陆凝的。

      他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有头有脸的社会名流邀他去捧场,这些钱他也是要赚的,同时也是社交的机会。出身贫寒的他,钱的重要性早已深植于心。

      那天付迦越演奏的是埃尔加的大提琴海景协奏曲。听众不多。曲子结束,他有礼貌地向听众微笑致意。

      一股淡雅的香水味飘进他的鼻腔,接着,他的手里被递上一杯香槟。

      面前是盛达房地产集团的董事长,陆芸。她穿着真丝的鸡尾酒礼服,虽然上了岁数,但保养得好,岁月并没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身体也凹凸有致。

      他接过香槟喝一口:“陆总。幸会。”

      陆芸笑吟吟看着他:“我满世界追了您的音乐会那么多场,今天终于能近距离接触您一次了。”

      付迦越摇头微笑:“岂敢岂敢,陆总这样的业界精英,见到您是我的荣幸。”

      陆芸白净而丰腴的脸上飞起一抹淡淡的红晕,她拽了拽身后女孩的手:“凝凝,这么大人了,怎么还不懂礼貌。给付先生问好呀。”

      那女孩抬起头。付迦越看见她的脸,心里却是震了一震。

      她长得太像年轻时的刘笑了。

      虽然知道她和刘笑应该没什么关系,只是巧合,但看见那酷似的巴掌小圆脸和眉眼轮廓,他还是有一瞬的失神。

      陆芸介绍:“付先生,这是我女儿。叫陆凝。”

      传闻陆芸早年离异,自己一个人把女儿拉扯大,还造就了盛达集团这样的商业帝国。现在看来,传闻都是真的。这个女人可着实不简单。

      陆凝乖巧开口:“付先生,您好。”

      她又和刘笑不那么一样。细柔的嗓音,有些羞怯,一看便是被母亲保护得很好。

      付迦越温和地回应:“你好。”

      陆芸笑着说:“付先生,凝凝也对大提琴感兴趣。只是,她学得晚,也就不到两年的时间,基本功都还不扎实呢。不知能否请您给她指点一二?”

      付迦越怎不知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但,他也应了下来,做陆家的老师。

      以及,陆芸的男友。

      某一次给陆凝上完课之后,陆芸邀他参观自己的酒窖,在那里,他撩起陆芸的裙摆,从后面进入了她。

      陆芸平日里工作繁忙,一个月里有大半个月都在出差,但骨子里,她是个非常渴望有人体贴抚慰的女人。虽然交过些男朋友,但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地位,能找到个目的单纯的男人有多不容易。

      遇见付迦越,她觉得捡到了宝。

      她觉得,付迦越的世界相对她的世界,真是非常干净的了。

      他从来不会过问她工作上的事,丝毫不感兴趣。他的世界里就只有大提琴。有一次她看见付迦越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用松香擦他的琴弓,一遍一遍,手指修长白皙,动作细致温柔。

      陆芸突然就湿了,控制不住地。

      她在想,那样的手指,在她的体内撩动是什么感觉。

      红酒窖里,陆芸叫得很大声。

      付迦越的手覆上她的嘴唇:“你不怕凝凝听见?”

      陆芸伸出舌头,舔他的掌心:  “这里隔音很好,她听不见。”

      不久,报纸头条爆出盛达集团董事长陆芸和青年音乐家付迦越的婚讯。

      在看客眼里,这其中大概包含了不少的隐情和交易。

      不过对于陆芸和付迦越,一切都很简单。

      付迦越主动提出做了婚前财产公证,但他还是收拾了东西,从自己的房子搬到了陆芸家里。

      陆芸为他专门在家开辟了一间琴房。

      他们的婚礼结束得很晚,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

      陆芸喝得已有了六七分醉意,面色酡红,一双戴着白色蕾丝手套的手勾住付迦越的脖子:“抱我进屋。”

      付迦越抱起她。突然他听见楼梯上一声响,抬头看时,二楼闪过陆凝一角睡衣。

      陆芸轻笑一声:“别看小姑娘家家的,心眼也多着呢。”

      说着,柔软的嘴唇凑上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