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虎 - 第十一章 情不久动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明天你能来看我打球吗?

      那边直接拨了过来,沈言接起放到耳边轻轻“喂”了一声。

      “我明天要工作,后天休息回家看爸妈。”

      “那我呢?”听她的计划里面完全没有自己的存在。

      “明天晚上带你去城南的鱼记喝鱼汤,提前跟家里报备一下吧。”

      “嗯!我知道了。”

      听着小孩儿终于开心起来的声音,许诺看着还没有什么头绪的草图不由得也放松了些心神,“我挂了,还有事情要忙。”

      “那你不要太晚睡啊,明天见,晚安。”

      “晚安。”

      沈言感到很开心,在她有限的时间内还能记得分给他一些,他得知足。

      “言哥!你来电话了!”

      接过手机,沈言道了声谢,在队友戏谑的眼神下接通了电话。

      “还在打球吗?我还有半个小时下班你现在来汇智广场应该刚刚好。”

      “我结束了,现在就去找你。”

      队友们皆是一脸无语,王尧跳脚道:“见色忘义啊!有了美娇娘就忘了糟糠的弟兄们!”一众人纷纷跟着附和。

      沈言不跟他们贫,快速去更衣室换了衣服出来,“天暖了请你们撸串,别嚎了我走了。”说完迈着长腿就跑了。

      海边冷风呼啸,风跟刀子一样刮着脸,许诺把围巾又往上扯了两下只余一双眼睛看路。她不知道这边修路堵车,出租车一点点的挪,她熬不住了想想反正就一点路了便干脆下来走。

      “沈言你弯腰。”他低下头看她开始解围巾,连忙伸手制止她,“你松手,把头在低一点我够不到。”

      许诺给他把羽绒服的帽子戴上,又把围巾绕着他的脸打了几个圈,同样只剩眼睛露在外面,塞牢实后把自己帽子上的绳又紧了紧以防风吹到耳朵,然后整个人贴到沈言的身后,两手都伸进他的衣兜。

      沈言被她的举动逗乐了,握紧兜里的两只小手尽可能的温暖她。

      许诺把脸紧紧埋在他的后背挡着风,用闷闷的声音说:“走吧,步子小一点,你手可真暖和,这样我就可以两只手一起暖了。”

      看着投射在木栈道上的两道模糊分不清彼此的影,沈言的心口热的发烫,就这样一辈子吧,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等菜的时间有些久,许诺握着又坐在了她身边小孩儿的手把玩着,“真是不一样,穿的不比我多却热的跟个火球一样。”

      沈言任由她在手上捏捏拽拽,她的手好小伸展开放在他的掌心就更显得小巧了,手指纤细匀称,修剪圆润的指甲上是一层裸粉色甲油,“你最喜欢什么颜色?”

      “最喜欢?好像还真没有,都可以呢,你有最喜欢的吗?”她仰头问。

      沈言笑笑好像真的没有最确切的喜欢某种颜色,“我最喜欢你。”

      许诺看着他眼底藏不住的柔色,禁不住红了脸,把他的头往旁边一推,“吃你饭吧没个正经。”

      “啃桌子吗?”

      许诺囧……

      “冻死我了,在里面待久了出来更冷了,一会儿打到车你先走,有点晚了别让你家里人担心。”从温暖重新踏入寒冷,许诺冷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跟我妈说了今晚不回家。”

      “什么!”许诺的声音瞬间高了八度。

      拉过她的手,沈言小声道“你不是冷吗,我不光手热的我可以给你暖床。”

      许诺沉下脸,“沈言,你自己说过的话都当放屁了?”

      “我发誓什么也不做,帮你捂热床就去沙发上睡!”果然是三年一代沟,五年一大沟,他俩还又多出去一小沟,这话听着就跟她已经同意他今晚去住了一样。

      瞥了眼少年热切的脸,许诺觉得也许自己脑子掉沟里了,想想自己母胎单身23年,放纵一下应该也算不得过分。

      沈言临时借宿那晚是脱了外套直接穿着衣服睡的,他舒不舒服就不该她的事了。可今晚睡她的床就不能随意了,翻找出件最大码她当初买来当睡裙的半袖递给他,吩咐道:“去洗澡,然后穿这个睡觉。”

      没有裤子,可当即又反应过来什么,沈言拿着那件孤零零的半袖就闪身进了浴室。

      “诺诺,我……”

      “什么?你快点我还要洗呢。”

      “我忘记了,就顺手把内裤洗了没得穿了。”

      许诺觉得自己头上横满了黑线,“你把衣服往下拽好了,吹风机在卧室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你拿着去吹干。”

      又等了会儿见人还没出来,许诺不耐烦的过去敲了敲门,催促道:“快点出来,别磨蹭了。”

      许诺觉得自己眼瞎了,那长到她膝盖的宽松半袖衫紧捆捆的套在沈言的身上,下摆连一半屁股都遮不住,那蛰伏在浓密黑草丛中的巨兽正一点点抬起了头。

      “哐”的一声,浴室门被甩上,沈言站在门外几不可闻的叫了声,“诺诺。”

      许诺回到卧室就看见裸着下半身蹲在角落里拿着吹风机吹内裤的家伙,即使是背对着她也能隐隐约约看见他两腿间垂下的东西,“行了!去晒到阳台的衣架上,赶紧睡觉了。还有把那衣服脱了。”

      沈言吓了一跳后关掉吹风机,快速跑到阳台去挂内裤,许诺看着那随着他动作甩动的东西钻进被子里一扯把自己头蒙的严严实实。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