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提灯 - 晚安 喜爱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郑予冬道:“放心,他没事。”

      闻言,薛意松了口气,人没出事就好。小林收拾好东西,拉上行李箱的锁链,张着嘴比划口型:姐,好了。

      她示意小林往外走,边走边问:“你在哪?”

      郑予冬扭过手腕看了眼时间,下面坐了一圈人,乌泱泱的脑袋没一个敢抬头,他勾勾手指,站在身后的秘书立刻上前。

      “去022等我,陈秘书会在门口接你。”他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把钥匙丢给陈秘书,随即挂了电话,整个会议室里静悄悄的,陈秘书开门关门的声音尤其明显。

      郑予冬一眼扫过去:“会议继续。”

      且不说底下的员工怎么想,反正陈秘书跟了郑予冬五六年,一个薛意老板用了三年,可自从薛小姐走后老板前前后后换了不少女伴,没一个稳定的,这转来转去最后居然又回来了?谁见过断了关系的情人还能续回来的,而且还是他们老板先动的手。

      陈秘书暗暗思忖,这回薛小姐恐怕是真入了老板的青眼。

      其实薛意也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

      022是郑予冬的房子,帝都溪郊半山腰上独一栋小别墅,政府开发时限量拿地,寸金寸土,据说当年拿到的许可证编码正是022,所以这房子干脆这么叫着。

      车子抵达022时已近夜晚,天幕低垂,陈秘书站在门口等候,待车子停稳后便立刻上前拉开车门:“薛小姐,好久不见。”

      “谢谢陈秘书,好久不见。”薛意顺势下车。

      陈秘书不愧是月薪过万的人,职业素养高得可怕,与薛意礼貌性打过招呼后,即使心里肠肠道道千回百转,也没有丝毫想要和她叙旧的意图。

      把钥匙交给她后,陈秘书开着车走了,还说顺道送小林回家。

      小林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薛意是个好主子,而郑总却算不上什么好男人。

      可她一个小助理,除了腹诽两句也做不了什么,低眉顺眼的跟着陈秘书走了。

      薛意看着他们离开,转身独自一人进了别墅。

      对比起盛源,这栋别墅可谓是装修用心,处处体现郑予冬这个人的生活品味,薛意来过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她每次进来依然禁不住发出羡慕的声音。

      光这栋别墅,就够她在娱乐圈奋斗上三十年。

      如果她火了的话……也得再挣个十几年吧,何况地皮才是关键,反正这辈子想都别想了。

      薛意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目光四处打量,大肆呼吸着金钱的味道,还没吸够郑予冬就回来了。

      看她听话地等着自己,他似是很满意。

      “跟我来。”

      薛意连忙起身,脑子短暂地空了几秒,她跟在郑予冬身后边走边想,他这是什么意思?一回来就要上床吗?为了个成奚这么牺牲自己值得吗?哦,其实谈不上牺牲,赚的应该是她……

      她还没想明白,郑予冬已经停了下来。

      他停在客房门口,示意她:“人在里面。”

      什么人???

      薛意立刻反应过来,连忙推门进去,果不其然,成奚躺在床上宛如一头死猪。

      房间里酒气冲天,她为他劳前劳后提心吊胆一整夜,他倒好,躺在富贵窝里睡觉。薛意气不打一出来,上前就照着他脸拍下去,成奚毫无反应,依然如同一头死猪。

      大概是看不下去,郑予冬开口道:“别打了,他被下了药,不会有任何反应。”

      “下药?谁给他下药?”

      “薛意,他是你老公。”不是我的。

      郑予冬弯弯嘴角:“你们结婚前真的弄清楚了对方的底牌吗?娱乐联姻有把握吗?在没有排除彼此身上所有炸弹的情况下就以婚姻交换利益,薛意,你太草率了。”

      薛意的脸色瞬间不太好看,诚然,她恼成奚的隐瞒,但她也恼郑予冬拿着针往自己的痛处扎,可同时她还不得不感激他。

      她迅速平复心情,诚恳道:“谢谢郑总。”

      郑予冬冷哼一声,他还想接着说什么,床上的成奚翻了个身,嘴里细细碎碎呻吟着,显然不太舒服。

      于是薛意立刻凑过去问:“成奚,你醒了吗?感觉怎么样?”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成奚一把抓住她的手往额头上按:“意意,难受……”

      好好一个大男人,居然露出一副小孩般病弱的模样,就算薛意先前有再大的火气,此刻也消失无踪,只剩一片关怀。

      她不由自主看向门口:“郑总……”

      “自便。”他说。

      别墅里客房不多,每间都带有独立卫生间,一次性用品俱全,于是薛意起身去弄了条湿毛巾给他敷着,来来回回换了几次,成奚依然不舒服。

      他抱住她偏头蹭了蹭:“意意,我好难受。”

      郑予冬冷眼旁观,薛意顿觉尴尬,他蹭到了她的胸,但好看的男人撒起娇来她是抵抗不住的,如同男人也受不了撒娇的女人,薛意罕见地母爱泛滥了。

      她伸手抚摸成奚的头,顶着一道死亡目光轻声询问:“哪里难受呀?”

      “这里。”成奚哼哼两声,拉着她的手往下。

      这这这这!!!

      薛意一下子跳起来,但不知道成奚哪里来这么大力气,把她死死钉在床边,嘴里不断低声哀求:“帮帮我,意意,帮帮我好不好……”

      薛意觉得自己的脸仿佛那即将爆表的温度计,此刻她觉得郑予冬的目光已经不是死亡之光了,那是一道高温射线,刷一下在她背后化开两个溶洞!

      太羞耻了,这实在是太、羞、耻、了!

      什么母爱都没了,此时此刻她只想打死成奚这头猪!!!

      然而实际上,郑予冬并没有什么反应,在薛意满头冒烟的时候,他淡淡开口道:“今天我只是在酒店恰好遇见他,不知道他被灌了多少那些东西下去,总之那时候他就已经失去意识了,看起来应该不少。”

      “薛意,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事需要解决,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希望,明天你能给我一个答复。”

      “晚安。”

      说完,郑予冬平静地退出去,关上了门。

      ——————————

      郑总:(拉开车门)两位请上车,我司一条龙服务,包顾客满意。

      意意、哥哥:……不愧是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啥阴谋论,郑总顺手救了成奚哥哥买一个人情以此交换意意,就这样。另外为了庆祝作者脱离考试苦海,下章开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