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提灯 - 想你了 喜爱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下午一点,经纪人准时到门口接人。

      薛意刚上车坐下,往后一靠,闭着眼打算补个觉,乐悦扭头将文件拍到她身上:“别睡了,这个代言我们花了多大功夫才拿下,你给我好好看看剧本,别搞砸了。”

      hr珠宝代言,凭她现如今的名气,要在一众当红小花中杀出重围确实困难。是以薛意没多说,仔细翻阅起了剧本。

      hr一直走轻奢路线,宣言珠宝不是富贵的消费品,而是女人的装饰品,这次也不例外。薛意代言的是他家新出的一套系列产品,定位是少女感,面向广大年轻女性消费者。

      剧本也着重突出甜美少女主题,大意是女主暗恋帅气学长许久却因为没有信心,一直不敢表白,直到学长的毕业典礼上,穿着演出服的女主终于鼓起勇气开口告白。她站在舞台上,举着话筒,手腕上一条细碎的钻石手链在灯光照耀下熠熠生辉,学长实则早已喜欢上女主,他含笑一步步走上台,帮女主戴上了自己准备好的一条项链。

      手链和项链自然都是hr的产品,最后镜头缓缓拉进,给那条项链一个特写,然后会打出hr的logo和标语:hr珠宝,为你加持美丽。

      这发展,直奔偶像剧的方向而去。

      这是拍广告吗?这分明是疯狂暗示现在的小女孩,买我们家的珠宝,追男神必备利器,不贵又好看,你心动了吗!

      都是套路啊。

      薛意觉得无趣,看完就睡了,再醒来时已经到了拍摄棚外。甫一进门便收获了一堆赞美,工作人员纷纷道喜。

      “薛小姐来了啊,恭喜恭喜,新婚快乐。”

      “谢谢大家。”薛意一点不慌,甜甜一笑,顺口吩咐助理把早就准备好的喜糖分发出去。

      现场顿时一片喜气洋洋,导演剥颗糖塞嘴里,玩笑道:“小薛这状态很好啊,待会就这么演,本色出演。”

      薛意拢了拢长发:“您忽悠我呢,这追人和结婚哪能一样。”

      导演乐了:“说的对,你先去换衣服,咱们今天尽快收工。”

      她的衣服有两套,一件是条普通的白色连衣裙,另一件则是后来女主上台表演的服装,一条红色小礼裙,都由品牌方提供。

      镜头都很简单,不需要做什么大动作,她只需要站在那里负责美美美,眼里挤满了小星星看着男主角就够了。

      但也少不了折腾,到六点才收工。

      收工后薛意第一件事就直奔换衣间,虽说作为女明星早就习惯了,但她昨晚实在被折腾得累,没怎么休息好,广告拍摄全程都踩着一双细高跟,实在有点累。

      小林站在外头守着,她关上门就把鞋脱了,光着脚往里走,一边走一边伸手往身后拉裙子上的拉链,够着手捞了两下,没抓住链头,胳膊反倒酸了。

      “需要帮忙吗?”有人问。

      薛意的动作一下定住了,她转过身去,郑予冬正站在门口。

      三个月没见,薛意首先想到的竟然不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满脑子都是他居然一点也没变,还像以前一样,喜欢穿西装,左手腕上戴一块金表,不管走到哪、做什么都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就连站姿都是规矩讲究的。

      她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太对劲,就好像被分手后再见面时,发现其实自己还在想着前男友的痴女。

      然而事实上,他们仅仅是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并且是她主动提出要离开他的。

      薛意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道自己该想什么做什么。

      她木在那里一动不动,郑予冬就自己主动走进来,他说:“恭喜。”

      如果说完没有突然伸手一把拉下她的拉链的话,薛意差点就以为,他是觉得发短信的方式不够真诚,然后才找她本人亲口道喜。

      薛意立刻双手交叉捂住胸,然后拉住往下掉的裙子,越过他往外看了一眼。幸好,从郑予冬往里走的那一刻起,小林就机敏地把门关上了。

      她这才松了口气,再看郑予冬,压低声音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恰巧路过,看到你好像有困难。”郑予冬淡定极了,仿佛自己真的只是做了一件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哈。能在全国富豪榜上排名的总裁居然说,自己恰巧路过一个不知名广告拍摄场后的换衣间,又恰巧看到一个女的在脱衣服脱不下来,于是他就代为帮忙了。

      薛意都要气笑了。

      她是不是还应该感谢他乐于助人?

      “真是看不出来,郑总居然这么热情,连老情人拉个拉链都要帮忙。”

      郑予冬不回应,他用行动证明,他不仅能帮老情人拉拉链,还能帮她脱衣服。

      薛意被他的动作吓得习惯性往后一跳,然而郑予冬双手环住她的腰把她搂在怀里,看似松松一揽,实则已经把她紧紧圈住。

      薛意被迫靠在他胸前,闷声道:“你什么意思。”

      郑予冬的手扶在她背上,那片皮肤又滑又嫩,他忍不住摩挲起来,手指划过她的肩胛骨,慢慢滑进了衣服中。

      “薛意,我想你了。”他一边说着,整只手在她背上游走,这是他极为熟悉的领地,因此动作又慢又柔。

      薛意根本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郑予冬是什么人?

      郑家掌门人的独苗苗,华遇集团总裁,毫不夸张的说,凭他的身份背景,不论哪行哪业,只要能跟钱扯上关系的,都得敬上几分,或是看郑家的面子也要照顾他一些。

      而郑予冬本人,长得够帅,家世出挑,却算得上洁身自好。别的不说,薛意跟了他三年,虽然她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郑予冬会看上当时还是个十八线的自己。但那三年间,郑予冬身边确实只有她一个,他和别的富几代一点都不一样。他没有那个圈子年轻人的恶习,有她在的时候,他从来不看别的女人一眼,也不乱搞,可以说是一个对小情人很专一的金主了,并且他又是个很大方的人。

      他对薛意好,却从不会在她身上倾注感情。薛意也很清楚两人的差距,因此当她主动谈起自己找到了想要走的路时,郑予冬就放她离开了。他觉得他们的交易是很正当的,你情我愿,有付出有得到,如果其中一方不愿意了,那就终止交易,好聚好散。

      可再怎么说,郑予冬也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豪门子弟,他的性格和位置放在那里。

      而今,这样一个人居然对她说“我想你了”。

      这句话给她带来的震撼直击人心,薛意怀疑是不是有人假扮成了郑予冬,她甚至摸了摸他的脸,满脸写着难以置信。

      太明显了。

      郑予冬抓住她的手,低头吻她:“你在想什么?”

      薛意两只手被他握住,因此裙子唰一下掉了,她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内裤,胸前两片乳贴忽略不计,几乎赤裸着站在他面前。

      但她现在根本没有心神去关注这些了。

      郑予冬的嘴唇从她唇上移开,顺着她的嘴角一路延绵往下,在她颈侧动脉那块不断打转,薛意不自觉地仰头伸长了脖子。她觉得自己唇角酥麻酥麻的,背上被他手触摸过的地方泛起阵阵激灵,好像有细微的电流从他手上流传渗入皮肤里一样。

      他熟悉她身体的每一处,吻过耳垂耳背,双手渐渐下移,捏住她腰侧一块软肉掐了一下,那是薛意的敏感点,她抖了一下,双腿立时发软。

      郑予冬很满意她的反应。

      他把薛意抱起来走向靠墙的化妆台,将上面碍事的东西拂开,把她放在上面。

      脱离了他的支撑,薛意双手扶在桌面上缓气,正好方便了郑予冬大肆打量。

      太可怕了,她从来没觉得郑予冬在这方面会带给她这种既热情又压迫感觉,他好像全身都燃着火,光是目光所及,她都觉得自己的皮肤已经在发烫。

      还没缓过来,郑予冬已经再度低头吻她。

      这个吻不同于刚才,他含住她的唇瓣舔弄,然后又卷过她的舌头嘬弄,弄出的声响整个房间里清晰可闻。

      薛意莫名有些害羞,她半睁着眼看他,尽管他们做过那么多次,可每每看着他紧闭双眼认真沉迷的脸,她还是会觉得羞涩……他这幅样子又色又欲,真是……迷死人了。

      迷人的男人摸瞎到她胸前,干脆利落地揭掉了两张乳贴,双乳被带得微微一跳,黏在乳贴上的两颗红果在一瞬间被扯开又弹回来。

      薛意“嘤”了一下,捶他:“疼。”

      她皮肤很白,双乳生也得好,两团圆圆的挂在胸前,不大不小,点缀两点红,就让人觉得无比艳糜。然而此时,白玉碗般的乳上痕迹斑驳,一片红印,好像是一剂催情剂,刺得人体内情欲越发旺盛。

      郑予冬凑近到她胸前眯眼细看,忽然伸出手两指夹住顶端两颗樱桃搓揉起来,不一会儿她的乳头便硬挺起来,他觉得满意了,张口含住,一边舔弄一边拿牙齿磨她。

      直到薛意揪他头发的手越来越用力,他才放开看着她道:“这几个月来,我身边换了不少人,但是她们都不如你,并且我们很合适,不是吗。”

      郑予冬伸手在她的内裤上抹了一下。薛意穿的还是早上成奚为她挑的那条黑色丁字裤,下头又窄又薄的布料早已经被打湿,软软地贴在花穴上。

      他举起手指给她看,在室内灯光下指尖亮莹莹的。郑予冬将手指搭在她唇上,把上面沾染的蜜液一点点涂抹上去,跟涂口红似的,薛意双唇也变得亮晶晶的,泛着水光。

      他打量着自己的作品:“薛意,回到我身边吧。”

      原来他说的想她是这个意思。

      他还用证据向她证明,你看,你的身体也依然对我有感觉。

      ……这都是什么?不就是你换了几个女人都不如意,最后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最满意我,所以就想重新包养我?

      薛意抬起手帮他整理刚刚被她弄乱的头发,笑意盈盈道:“可我已经是已婚妇女了呀,再跟郑总有什么牵扯不好吧。”

      郑予冬几乎一下就看穿了她笑容里的几分得意,她想看他吃瘪,这怎么可能。

      他直起身,居高临下地看她:“你会回来找我的,就像当年一样。”

      薛意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怎么,这是威胁吗?你要封杀我?雪藏我?还是捧别人来踩我?”

      “我不屑做这些事。”

      以他的性格,绝不可能做出报复老情人不让对方好过的事情来,正是清楚这一点,薛意在离开他后才敢炒起cp,甚至直接搞了个结婚的大新闻。

      她挑眉道:“好马不吃回头草,你听过吗?”

      郑予冬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

      我们郑总终于出场了,虽然还没吃上肉……但是在你们看不见的前置剧情里,他已经是个肉龄长达三年的肉食主义者了!

      另外,最近几章可能剧情比较多,俺比较喜欢肉和剧情并重的模式,先把剧情铺展开再说。

      我会为大家努力抠点肉末星子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